無形的分界:瑞士的土豆餅鴻溝 | The invisible split: Röstigraben of Switzerland

瑞士國內的文化差異

瑞士
2020/05/12

眾所週知,瑞士是一個多語國家,以德語,法語,義大利語和羅門什語為母語的國民遍佈瑞士各個角落。四種語言之中,過半數瑞士人以(瑞士)德語為母語,其次為法語,意大利語,最後是只有少數人會說的羅門什語。為了增強國民之間的溝通和理解,瑞士政府一直大力支持瑞士國內的交流生計畫,高中雙語畢業文憑和在校第二種國家語言的教育 — 除了德語區以外,瑞士其他語區的學生在學校都必須修讀一種非母語的國家語言作為第二語言。

一個多語國家,自然會有多元文化。瑞士四種國家語言衍生出來的是四種截然不同的文化,習慣和思想,當中以德語區和法語區兩大語區的差別最為人所知,甚至被冠名「土豆餅鴻溝」(Röstigraben)。


瑞士土豆餅 (courtesy of Betty Bossi)

土豆餅(德語為Rösti)是瑞士伯恩州德語區一種的傳統美食,顧名思義是以馬鈴薯壓制而成的薯餅,一般用來乾煎或烤,是瑞士德語區人民的家常菜,亦是瑞士菜中的佼佼者。瑞士人常說的「土豆餅鴻溝」其實就是指德語區和法語區那條有形和無形的界線。地理上,瑞士雙語區弗里堡州裡的河谷分割開講德語和法語的族群,形成了一條眼睛看得見的界線。文化,習俗和思想上,以兩種不同語言為母語的人民自然擁有著不同之處。這些大大小小因為語言和文化而產生的差異在瑞士的日常生活中也是絕對能感受到的。

曾經於德國和法國生活的我,很享受跨過瑞士的「土豆餅鴻溝」,遊走於兩個語區之間。每次當火車駛過了地理上的「土豆餅鴻溝」,車上的廣播會漸漸開始轉換主語言,越來越多剛上車的人說著該地區的語言,全程坐在椅子上的我也可以默默觀察大家行為上的變化。其實,瑞士德語區的人很抗拒被人當成德國人,法語區的人也不喜歡被人當成法國人。雖然我得說他們真的不像真正的德國或法國人,可是現實中,他們也真的沒有自己想像般不像德國和法國人。「土豆餅鴻溝」這個詞的由來正正就是來自瑞士人在世界第一大戰的立場。當時,夾在德國和法國中間的瑞士人民對於鄰國發生的事情持著不同的意見:德語區的瑞士人同情德國,法語區的瑞士人同情法國,結果衍生出這個描述生動的說法。現在,每次不同語區的瑞士人對國內事情集體上有不同的看法和做法,新聞上又會用上「土豆餅鴻溝」一詞來形容瑞士人之間的文化差異。

可能,對於那些不熟識瑞士的外國人,甚至一輩子只待在自己語區的瑞士人的眼裡,「土豆餅鴻溝」之間的差異根本不足掛齒,也與自己沒有太大的關係。可是,「土豆餅鴻溝」其實是存在於每天在瑞士的日常生活裡。例如,瑞士人對於瑞士政府在這次肺炎疫情中的政策有著「土豆餅鴻溝」般的反應。調查發現,瑞士德語和意大利語區的國民對於限制個人自由的隔離政策相比起法語區的人更反感。另外,講法語的瑞士人中,24%早前希望政府四月中後收緊抗疫及隔離政策,比起德語區的9%高出差不多三倍。瑞士一開始隔離政策的時候,蘇黎世就有不少居民不管,繼續日常生活,跟朋友聚會,最後市政府要把很受歡迎的湖邊休閒地方全部封掉。相反,法語區的日內瓦從一開始就採取比較嚴格的措施,居民也乖乖地聽從市政府的呼籲留家。兩語區的差別之大,有時候會讓人思考自己是不是進入了另一個國家。

在「土豆餅鴻溝」中意見分歧,可在分歧的意見中又能找到共識,甚至培養著濃厚的民族主義的瑞士,就是一個這麼特別的國度。

When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最新評論

  • Danielson
    Danielson
    臺灣

    感謝分享,長知識了。

    2020/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