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奢侈,叫洗頭

致 因為肺炎而失去工作的移工們

沙烏地阿拉伯
2020/05/10

「你們最需要的衛生用品是什麼?洗髮精?還是肥皂?」

 

『太太,他們現在已經不在乎洗頭洗澡了,他們只想工作,只想寄錢回家....』

 

這句話,最近一直纏繞在我的腦海裡。

 

===========================

幾天前,我跟寶貝阿姨在聊天。她是我來到沙烏地的第一個菲傭,也算是我們在這邊的第一個好朋友。她跟老公麥可都是非常虔誠的天主教徒。

 

『你們最近還好嗎?菲律賓的家人怎麼樣?』

 

「謝謝太太,我們都很好。麥可薪水雖然被調降很多,不過至少我們還有飯吃...還能幫助別人...」

 

然後寶貝開始跟我分享一些故事...

 

「現在很多餐廳都結束營業了,裡面的服務生,廚師,清潔工也被解雇。公司積欠了三個月的薪水,現在宣佈破產...」

 

「他們身上一毛錢都沒有,也沒有交通車帶他們出去買菜...」

 

「我們已經聯絡了菲律賓大使館,也去找了沙烏地勞工局,但是現在有太多這樣的事情在發生,不知道要等多久...」

 

「還有很多美容師,她們的房租跟水電瓦斯都付不出來,現在十個人分租一棟房子,連水都沒有...」

 

寶貝阿姨跟我聊到一半,就下線去照顧她的一歲兒子了。她剛剛提到的那幾家餐廳,都是我們常去的,裡面的服務生,我們或許都曾經接觸過。

 

在沙烏地,這種車子只有本地人才可以買。這種車子只有兩種用途:載貨,或載移工上下班。


這個世界很喜歡劃分區域。住在哪裡,往往取決於我們的收入。我們都希望自己住在安全的地方,遠離犯罪。於是很多時候,越有能力的人就住在越安全的地方。貧窮的人,卻只能與犯罪為伍。

 

金絲雀社區,就是全沙烏地最安全,最祥和的一片淨土。在這裡,我們可以放心的讓三歲小孩自己在街上玩耍。在這裡,菲傭的薪水比外面高三倍。在這裡,我們從來不用擔心物資匱乏。

 

在這裡,我們也看不到貧窮,看不到飢餓。

 

但是在距離我們不到二十分鐘車程的地方,有一群人,一天只能吃到一碗白飯。對於他們而言,白飯淋咖啡,白飯配番茄醬包,就是豐盛的一餐。

 

我跟書生提起這件事。書生說,他們要回家很難。尤其菲律賓跟沙烏地現在都是完全鎖國的狀態,菲律賓內部疫情也很嚴重,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撤僑。

 

「所以這些人要等多久?」

 

書生聳肩。等多久?等什麼?等著有飯吃嗎?還是等著有工作?抑或等著能回家?

 

然而我們都知道,回家對於他們而言只是跟著家人一起餓肚子而已。就算想家,他們還是希望能在這裡繼續賺錢,雖然這樣的機會微乎其微。

 

那天晚上,孩子們都睡著了,我卻怎麼樣都無法入睡。齋戒月說要苦窮人所苦,但是我們真的知道窮人的苦嗎?如果我在金絲雀的群組裡發文,請大家捐物資幫助這些服務生,會不會有人願意幫忙?

 

於是我發了一篇文章在群組上,文章大約提了一下這些服務生的情況,並請願意捐贈物資的大家在週末前把東西送到我家。我並沒有什麼計畫,也不敢抱太大的期望。

 

結果,隔天早上開始,我們家的電鈴響個不停。才一天的時間,我們的整個車庫已經被物資塞滿。麵包,米,泡麵,罐頭,椰棗,茶包,咖啡...書生決定當天晚上就先送走一批,不然家裡都快變雜貨店了。

 

寶貝與麥可收到物資之後打電話過來,他們說,我們一天內募集到的食物,不僅足夠這些服務生吃一個禮拜,還夠讓他們分發給同區的其他移工。

 

我們一天的物資,竟然已經足夠他們吃一個禮拜。

 

「謝謝妳,把我從隔離的泡泡帶出來...讓我知道我們有多幸運...」有朋友這麼對我說。

 

也謝謝你們,讓我見到了這個世界的良善。

 

這是第一個早上的份量,過去這一個禮拜的每個下午,孩子們都陪著我整理這些物資。

 

以前在美國,我常常聽到 Food Bank(食物銀行)這個字,沒想到現在我們家就是個食物銀行。小時候的我,以為食物銀行專門回收快要過期的食物。家裡只要有什麼不需要的東西就可以往食物銀行塞。

 

可是這次我看到的是完全的慷慨,是完全的為他人著想。

 

「我想那些印度跟巴基斯坦的移工一定很想念這種豆子吧」

 

「我知道菲律賓人最愛吃這種魚了」

 

「以前我們家的孟加拉司機很喜歡這種麵包」

 

「我想,他們最需要的應該是現金...你能不能把這些錢交給他們,讓他們寄回家?」

 

從他們身上我看到的,不是施捨,是真正的幫助。是站在對方的角度,試想他們的需要,然後在我們的能力範圍內給予。

 

昨天,我們已經把第二批物資送出,兩台貨車都差點塞不下。很多人更表示願意一直捐贈下去,直到他們可以順利回家,或開始工作。

 

當天晚上,寶貝寄給我無數張照片,每個人手上都拿著未來兩週的食物。也有人錄製影片,有人私訊說謝謝。因為有些人捐現金,所以他們終於可以加值網路,跟家鄉的親人視訊。

 

我只花了五分鐘寫一篇文章,朋友們只花了一個下午整理出一些物資,去超市採買。然而這些原本失去希望的移工們,未來兩週的三餐卻有了著落。

 

收到物資的移工們,至少有五十五個。

 

「謝謝妳,太太。妳和妳的朋友們讓我知道,我在這個國家不是孤單一人。」

 

其中一位移工錄了一個影片私訊給我,他在裡頭泣不成聲。

 

也謝謝你們讓我明白,原來能夠用洗髮精洗頭,能夠把孩子們摟在懷裡,其實是一種奢侈。

 

老天如果給我們一顆檸檬,我們就把它變成檸檬汁吧!

最新評論

  • Danielson
    Danielson
    臺灣

    我哭了,我知道那種痛苦,因為從小我們家也常為了下一餐不知在哪而煩惱。你會有福報! 謝謝你做的這些事!

    202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