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門面

達曼機場入境記

沙烏地阿拉伯
2020/05/07

 

我一直覺得機場是一個國家(或城市)的門面。

以前在美國,只要經過一個城市,我一定會好好地逛逛她的機場。因為從機場的細節,我們可以感受到這個城市的溫度。

我們第一次抵達沙烏地,是在 2014 年的十一月。因為機票是公司買單,所以我們有幸坐到漢莎的商務艙。

(那是我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坐商務艙。畢竟書生是如此的勤儉持家。)

商務艙好玩嗎?有些人會問。我只能說,帶著小孩千萬不要浪費錢,除非你屁股真的很大還是腿特別長。畢竟商務艙的乘客對小孩真的都不是那麼的友善。

不過商務艙的服務真的非常到位。我還記得空姐沒事就過來問書生要不要酒,她還一直幫暖哥蓋被子,問我腰會不會酸,需不需要枕頭墊在背後(當時我懷孕七個月)。

中間,她還過來問我們為什麼要去沙烏地。

「我們的飛機都只能過境。油加滿,載到下一班乘客就必須折返。所以我一直覺得這個國家好神秘。」

如果我有機會再見到這個空姐,我好想跟她說,親愛的,妳不能下飛機是件好事。有些事情,還是保持點神秘感會比較好。

商務艙有喝不完的酒。

即將踏入無酒領地的我們,

本來應該來個不醉不歸的...

可是!我懷孕啊啊啊啊!

 

從商務艙下飛機抵達達曼機場的那一刻,我有種灰姑娘被打回後母家的感覺。我們抵達的時間將近半夜,歷經長途跋涉,暖哥已經在我的身上睡著。下飛機前我試圖單手穿上我這輩子從來沒有穿過的黑袍,挺著大肚子抱著臭兒子,差點卡死異鄉。

我們的身旁穿插著各色臉孔,每個人都冷冷的。在德州,不管走到哪裡你都會碰到路人溫暖的與你直視,跟你問好。在沙烏地,大家卻躲避著彼此的眼神。

是因為我是女人嗎?還是因為我狼狽的太像傭人?

達曼機場一入眼,只有灰舊兩個字可以形容。書生的公司說有人可以協助我們出關,然而或許是因為我們抵達時間太晚,偌大的辦公室裡一個人也沒有,我們只好自己找路(也還好機場不大,一下就找到了)。

出關排隊的地方分兩區,第一次入境沙國,跟已經有居留證或沙烏地身份的。

理所當然的,我們跟在幾十個外籍人士的後面,靜靜等待著第一次入境。沒有人敢抱怨,沒有人敢表現出不耐。

我頂著七個月的大肚子,手裡抱著睡著的暖哥,書生雙手也忙著推我們的所有家當。這種情況在台灣早就被安排到快速通關了,可是顯然在沙烏地老弱婦孺並不享有特權。

終於過了不知道多久,我們慢慢的移到隊伍的前面。大約有四個窗口開著,可是冗長的人龍對於簽證官們而言似乎沒有任何壓力。

「下一個!」

喔!這句話對於膀胱快要爆炸,雙手快要斷掉的孕婦而言簡直就是天籟。

我們走向櫃台窗口,把護照機票交到承辦的簽證官手中,他卻把護照放到一旁,拿起他的手機。

然後他開始對著隔壁櫃台的沙烏地人,一邊滑手機一邊大聲笑鬧著。

這件事要是發生在美國或台灣,我應該早就敲玻璃帶著充滿殺氣的笑容說,對不起啊先生我快要滲尿了,可不可以麻煩你趕快放人?

書生看得出來我的不耐,趕緊從背後拉著我。我也只能提醒自己,這裡已經不是那個自由民主的國度了。終於經過了一個世紀,穿的很體面(說真的眼睛也好漂亮)的沙烏地男人,終於放我們入境。

 

行李區的人山人海。

 

一出關,走到行李提領處,我們就看到好幾個穿著制服推著推車的工人衝上來,問我們要不要幫忙領行李。書生想到我們的萬斤家當,再看到他們制服的背後寫著「服務費十五沙幣」(約台幣一百二十元),就很爽快的答應了。

我趁著書生等行李,也連忙跑去廁所解決民生問題。

在討論民生問題前,請先容許我解釋一下我身上的黑袍。

當時我身上穿著的這件黑袍,是我跟書生跑遍了休士頓印巴特區,好不容易找到的唯一一件。價錢超貴不說(一百美金),對於孕婦而言穿脫更是超級不方便(只能往上拉常常會卡住)。賣黑袍給我們的印度大叔還跟我說,黑袍一定要拖地,露出腳踝是大不敬。

走進廁所的我,身上還背著沉睡的暖哥(因為一旦放下他,他就會大哭,這種痛應該只有媽媽才能了解)。我還記得廁所裡尿騷味很重,有兩間是蹲式的,一間是坐式的,想當然背著孩子只能找坐式的。

我一進廁所,第一件事是把馬桶擦乾淨。結果仔細一看,嗯?馬桶怎麼沒有蓋子(連男生通常要掀起來才能尿的那層都沒有,感覺一坐下去就會掉進馬桶裡)。

但是尿急的我,根本顧不得有沒有蓋子,馬桶邊緣擦乾淨,黑袍一掀起來,褲子一脫...........

為什麼這麼濕??????

我往一下看!這廁所的垃圾桶都滿了臭了不說,到底為什麼整個地板都是濕的?現在我的整個黑袍裙擺都被地板浸濕了!

這對於一個有輕度潔癖的人而言,簡直就是惡夢,我完全無法忘懷屁股周圍沾上莫名濕黏液體的感覺。就算是用盡了所有的濕紙巾,就算是擦破了我的屁股皮,我也要把這感覺擦掉。

然而屁股或許可以洗乾淨,這感覺卻是我一輩子都無法從記憶裡抹煞掉的。一直到今天,我要進去廁所之前,都會反射性的先把黑袍拉高,我管你露腳踝敬不敬,保護好自己的屁股才聰明。

後來我才知道,

阿拉伯的馬桶旁邊都會有個噴頭。

有些人拿來當免治噴頭,

清潔人員則是拿來洗馬桶。

不管怎樣都會讓廁所的地板濕答答的。 

 

走出廁所,書生也已經拿到所有的行李。搬運行李的工人想要幫我們推到車上,可是書生拒絕了。因為公司有請同事過來接待,我們要先找到他才行。

書生拿出美金五塊錢,因為我們身上沒有沙幣,而且五塊錢已經比十五沙幣多。想不到,工人竟然拒絕。

他說,我們行李太多,五塊錢美金太少!

「你身上寫十五沙欸!」書生這輩子最痛恨被人當凱子,現在一下飛機就被坑是要我們如何在這個國家立足。兩個人來來回回吵不出個所以然。

『算了啦,多給他幾塊錢我們趕快走吧...』

從休士頓到達曼,我們已經超過 24 小時沒有闔眼了。挺著肚子,抱著孩子,搬運行李,再加上時差。商務艙的風光,彷彿是上輩子的事。現下的我只感到狼狽與疲倦。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國家?從下飛機到現在,我絲毫感受不到她的溫暖。

然而這個地方,將會是我們未來幾年的家。

今天的達曼機場

時間,拉到 2019 年。

沙烏地阿拉伯建國以來,首度開放觀光簽證。

達曼機場,近年來更是花重金大改造。不僅廁所全部換新,還新添免稅店,貴賓室,兒童遊戲間(是的,六年前這些東西都不存在)。

女性下飛機不用再強制規定要穿黑袍(但是衣著一定要寬鬆,脖子以下要遮住)。

有些地方甚至全自動化,入關也不用搬行李下來過 X 光檢查(書生終於不用擔心會被坑錢)。

然而說真的除了免稅店裡的椰棗,很甜的巧克力,與一些駱駝玩偶之外,我還是找不到沙烏地專屬的溫度。

或許是因為這個國家還太年輕,還沒找到自己的定位。但是她很努力的在改變,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希望疫情明朗,沙烏地開放觀光的那一天,大家都可以過來親自體驗一下什麼叫做美食沙漠。

來的時候千萬要記得,進廁所前黑袍要拉高。因為門面雖然已經體面許多,但是這裡的廁所,還是永遠濕濕的........

 

 

 

老天如果給我們一顆檸檬,我們就把它變成檸檬汁吧!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