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我們放棄美國夢,投入沙烏地阿拉伯的懷抱?

那一切都是阿拉的召喚啊~

沙烏地阿拉伯
2020/04/20

每個人聽到我們住在阿拉伯,幾乎都會問:「你們為什麼會去那裡?那個國家不是很保守嗎?」

我絕對不會說,我們是為了什麼人文風情才決定搬過來的,畢竟這地方真的是一片荒蕪。放眼望去,只有偌大的沙漠。風景沙漠,美食沙漠,文化沙漠。

每次降落沙烏地,落入眼簾的場景都會讓我落淚。為什麼落淚?因為眼裡都是沙啊!

我和老公書生可以算是台灣出生,美國長大的小留學生。在搬去阿拉伯之前,我們已經在休士頓雙薪生活五年。老大一歲半,老二還在肚子裡。

很多人覺得美國待遇好,生活富裕。然而在美國,中產階級是最吃虧的。每到了納稅期間,勤儉持家的書生就跟過路財神一樣捧著支票本默默流淚。我們夫妻倆每天上下班都要塞在路上兩個小時。接送小孩回家,晚餐買個外賣,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我們把薪水都花在托嬰,外食,跟稅務上,每天累到沒力氣陪兒子玩耍。有時候真的會懷疑,這一切到底值得嗎?

有一天,書生收到了某石油公司的面試通知。

這間石油公司的辦公室距離我們家很近,如果錄取成功,書生可以減少很多通勤的壓力。想當然,他花了很多力氣準備。

沒想到面試時間才過十分鐘,書生就打電話過來了。

「面試結束了。」

『啊?怎麼這麼快?不順利嗎?』

「應該算順利吧.....」

『那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

「因為面試官突然問我,你知道這個工作要搬到沙烏地阿拉伯嗎?」

『啊?那你怎麼回答他?』

「我說...我要回家問我老婆...」

嗯...你確定你要在面試官前面塑造出這種妻管嚴的形象嗎?

休士頓著名的景點之一:車龍。

當時,我們對沙烏地阿拉伯唯一的印象,不外乎黑袍,與恐怖分子。

『等一下,沙烏地阿拉伯是杜拜嗎?』

我很認真的拿出世界地圖,才發現沙烏地阿拉伯 (KSA) 與杜拜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UAE),是不一樣的國家。

然而當時的我並不知道,他們不只是不一樣的國家,他們根本就是不一樣的世界。

『我跟你說!你別妄想我會跟你搬到阿拉伯。我、不、可、能、搬、去、那種地方的!』

當時的我,在澳商必和必托的工作剛剛起步,有一群感情很好的同事。休士頓生活壓力再大,至少我們的親友都在附近。我實在是想不到任何理由需要放棄這一切,搬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家。

於是我們決定忘記這件事。畢竟書生面試時那樣回答,應該不會再聽到什麼消息了吧。

結果隔天,書生竟然收到錄取通知了。

「老婆,妳要不要看看他們給的 offer...」

『看什麼看啦,不管給多少錢,我都不會去啦!』

「可是,這份薪水,表示妳可以不用工作欸!」

『那當然啊!在阿拉伯女人又不能工作!可是錢多又怎樣,我已經說了我不要搬到那種地方。』

「可是,妳看看他們的保險,還有假期...」

單看薪水的話,我們是絕對不可能放棄美國的生活的。但是書生提到了醫療保險,假期(一年四十天),還有所謂的外派津貼。

「搬去那邊,我們隨時都可以回台灣欸!」

我們都很愛旅遊。可是在美國年假十天,回台灣都有點吃緊,更別說去別的國家玩了。中東的地理位置佳,不管是要去歐洲亞洲或非洲國家,都非常方便。

「老婆,而且試用期才半年欸,不然我們先過去試試看?」

當時的我,剛懷上老二。雙薪生活固然不差,但是在美國托嬰並不便宜。換個方向想,職場隨時可以回來,孩子們卻只有一個童年。

於是,為了能夠多點時間陪伴孩子,為了能夠多一些假期,我揮別了風光的職場生活。搖身一變,成了阿拉伯跪婦。

 

再見,必和必托。哈囉,把屎把尿。

 

 

 

老天如果給我們一顆檸檬,我們就把它變成檸檬汁吧!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