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香港的回憶

東方之珠只能留在過去

丹麥
2020/07/24

 

對香港的回憶

- 東方之珠只能留在過去
                                                                                                                                                                                                    

繁華的香港

昔日的東方之珠

香港,這個曾經被英國統治長達 99 年的殖民地,在英國殖民期間,英國政府投入了許多的心力建設香港,使這面積狹小的島嶼成為世界上重要的國際金融, 工商服務業以及航運中心。傳統基金會更曾連續二十五年評選香港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它有著 "東方之珠" 的美稱,因為距離台灣近,而且航班多,過去是台灣民眾出國旅遊的首選目的地之一。很多台灣人甚至會利用一個週末時間飛往香港,到這個五光十色的不夜城,亦或逛街購物, 亦或品嚐港式美食,說這顆東方明珠是很多台灣人的後花園或廚房,真的一點都不為過。

 

因為 2020 年 7 月 1 號,中國政府違背了 50 年不會改變香港這個特別行政區的高度民主自治生活方式 (其實之前已經慢慢有許多讓港人不安的動作),徑自通過香港國安法,以後香港恐怕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得到台灣遊客的青睞。很慶幸 Danielson 在這之前有機會去過香港,但對將來或許無法再有機會拜訪這顆 "東方之珠" 難免會有些許惆悵。 

   

與香港的第一次接觸

我的第一次出國就獻給了香港

1997 年的一月底 (農曆新年前),那是 Danielson 第一次出國,而我人生中第一次搭飛機踏出國門就是獻給了香港。當年 Danielson 剛結束兩年的全部時間教會傳教士工作返鄉,Danielson 的一群死黨好朋友邀請我一起遊香港,當時心想,香港很快就要回歸中國,趕快趁回歸前去看看這個亞洲國際城市也好,不然等它回歸中國後,不知道還能不能看到它風華的一面。就這樣,我辦了人生裡的第一本護照,五天四夜的香港遊開啟了 Danielson 出國人生的第一篇章。

 

不過那次五天四夜的旅行,對香港的印象就是一個繁華熱鬧的大城市,跟紐約很像,但因為是英國的殖民地,所以路上又有很多像倫敦的雙層巴士在跑 (雖然當時還沒有去過倫敦,但在電視電影上都是這樣演的),人們生活步調很快,地小人稠,高樓大廈林立,夜裡的五光十色,好多的外國人,價錢不便宜,一直在迷路,但除了這些以外,老實說,還真對香港沒有什麼記憶。但在那次的旅行中,竟然遇見了當年一起傳教的一位同事,他結束傳教後,當起了國泰航空的空少,所以就居住在香港,還很熱情地邀請了我們去他的公寓拜訪了一下。再次見到舊識,而且又在異鄉,總是特別有感。

去個香港要帶三本證件

台灣護照,港簽以及台胞證

當 Danielson 再度踏上香港的土地時,距初次拜訪香港竟然已經相隔近 10 年的時間,當時香港也已經從英國手中移交回給中國政府,所以所有持台灣護照的我們,如果要去拜訪香港,每個人都得辦一個港簽,而 Danielson 因為人在廣州唸書,中國政府當然不承認台灣護照,所以還得再帶一本台胞證 (據說現在好像是電子版還是卡片了是嗎?),老實說,相當的麻煩,萬一其中任何一本掉了,麻煩就大了。

麥先生來訪

再遊香港

沒有出國經驗的 Danielson,對於第一次香港遊的記憶真的不多,也不懂得做功課,只覺得要首次體驗搭機出國這件事很興奮 (結果只是一個多小時的飛行時間我就不愛,後來就真的不喜歡搭飛機,因為其實不是很舒服),和朋友們一起出遊很快樂,除了對於香港的的繁華印象外,真的沒有什麼太多的記憶點。

 

第二次再訪香港時,因為當時的 Danielson 正在中國廣州當交換學生,而香港和廣州很近,而且那時的 Danielson 已經搬到哥本哈根居住,從地球的另一端再次飄洋過海回到亞洲唸書,因為有將近半年的時間不會見到麥先生,所以他就特地在中國的 “十一黃金週” 假期期間,從哥本哈根飛到中國看我,也因此,我們有機會從廣州搭乘廣九鐵路到香港旅遊 (那也是我第一次覺得可以搭火車就從中國到香港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有個五天四夜的香港行,所以我們也就在香港著名的維多利亞港前留下了這張香港的共同回憶和身影。

搭纜車上太平山

太平山上看香港市景色

失望的太平山觀景

香港的夜景舉世聞名,除了必訪的維多利亞港以外 (據說這裡與日本長崎以及摩納哥是世界公認的世界三大夜景),如果真的要看盡擁抱整個香港港灣的美麗景致,那就非屬著名的太平山 (Victoria Peak) 的山頂廣場了。

 

由於香港腹地狹小,所以香港的建築只能不斷往天際上發長,這也造成了維多利亞港灣周圍高樓大廈林立的壯觀畫面,不過還好香港不像台灣有地震,使得這些高聳入天的大樓都可以毫無畏懼地成為另類的觀光特色。每當香港入夜後,整個香港島的摩天大樓亮起了彩色繽紛的絢麗燈光時,就吸引了所有觀光客爭相上太平山欣賞這美麗的夜景。

 

既然是觀光客朝聖的地方,麥先生和 Danielson 來到了香港,就不能不把觀光客的角色扮演好,所以我們也搭乘太平山的特別登山纜車,跟所有觀光客一樣上山去觀景。不過我們去的時間是白天,到了山上,老實說有點失望,因為空污太嚴重,所以一片灰濛濛的,太整個俯瞰港灣的景色不像旅遊節目或旅遊指南介紹的那麼有魅力,而且纜車費用並不便宜,因此在山頂上就有了商機,有人專門幫遊客拍照, 然後用 photo shop 修圖,讓遊客的照片看起來更清晰 (我們當然是沒有花這個冤枉錢啦),不知道多年以後,現在去香港,太平山上的景色有改進嗎? 還是因污染更嚴重而完全無法看到任何景象了?

不可不看的尖沙咀鐘樓

除了維多利亞港和太平山纜車觀景外,尖沙咀鐘樓也是遊客必訪景點,它也是香港法定的百年古蹟,於 1915 年落成,原來它是前九廣鐵路的鐘樓,現在看看,很難想像這裡以前是個火車站吧?!。既然這個鐘樓是天星渡輪碼頭附近最夯的打卡景點,那麼來到香港怎能不來留下到此一遊的身影呢?! 有沒有看到 Danielson 拍照當時,鐘樓旁就有一輛旅遊小巴停在旁邊?

原來香港不是只有高樓大廈

一直以為香港就是個高樓大廈林立的港島,到處擁擠缺乏綠地的地方,如果你也跟 Danielson 有一樣的感覺,那你就錯了。和麥先生那次的香港行,我才發現原來在繁華擁擠的香港島上也有不少的城市公園,而且不是那種像台北市區內面積狹小的運動公園之類的,而是腹地廣大,綠樹成蔭,可以讓你瞬間遠離城市的喧鬧煩囂,來到寧靜的大公園,有如城市裡的一片綠洲,甚至讓你忘記你正身處香港。而且這些公園都保持規劃的很好,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是免入場費的,如果你累了,這些城市公園可以讓你享受片刻寧靜,稍做休息,欣賞花草樹木,聆聽蟲鳴鳥叫,讓你離開刻板印象裡的香港,悠閒地體會一般香港市民的休閒日常。

遇見丹麥認識的朋友們

有緣千里來相會

在此次的香港行中,竟然那麼剛好的遇見了兩位初到丹麥時認識的朋友們,一位也是遠嫁丹麥的台灣太太,另一位是當年在哥本哈根市政廳參加麥先生與 Danielson 公證婚禮,來自香港的交換學生,人在異鄉遇到舊識真的會有一種特別的歡喜,心中只覺得世界那麼大,但世界卻又是如此的小。

2006 年 10 月 9 號的夢魘

我無法入境廣州

當結束了短暫的香港行後,我們再次搭乘九廣鐵路回廣州 (因為從香港到廣州,所以改稱九廣鐵路),抵達廣州火車站時,麥先生沒有問題的順利進入中國邊境,因為他有多次簽證,而 Danieson 卻被攔了下來,這時才知道原來 Danielson 的中國簽證是單次簽 (這不是很矛盾嗎? 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公民需要簽證入境自己國家,既然中國不斷強調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國土,但台灣民眾卻又需要簽證才能入境)。而且我在要去香港前特別到學校問過我的身份狀況是否進出中國和香港間沒有問題,學校也說沒有問題,因為我是 "中國台灣" 的學生,結果就這樣,我 GG 了。

 

最扯的是,廣州車站就設有外國人臨時辦理簽證處,但 Danielson 怎麼樣就是無法在那裡當場辦理加簽,原因當然就是我不是外國人,但我又無法像中國人免簽入境,最終就是需要回到香港辦理簽證後才能再次入境中國, 我只好隔著櫃檯把公寓鑰匙丟給麥先生,讓他自己先回我的學生宿舍。當下真的有一種裡外不是人的感覺,原來台灣人在中國就是一個無國籍的狀態。

 

當我要搭上回港的火車時,公安問我發生什麼事,知道事情原委時,很不客氣的公安居然直接說了 "又一個笨蛋",原來在 Danielson 前面也是有一位台灣女生沒有簽證無法入境而被送回香港。就這樣,2020 年 10 月 9 號對 Danielson 來說,真的是個悲劇的日子,香港簽證本上同一天蓋了三次章 (出境,入境再出境)。就算是方便的一日生活圈,也沒必要像動力火車歌詞裡那樣 "忠孝東路走九遍" 吧!! 真的是超級無奈的。不過因為人在中國的土地上,不得不低頭,否則誰知道下一秒你還會不會在這個地球上存在著?

 

等我抵達香港,直奔機場櫃檯找服務人員幫忙辦理簽證時,櫃檯人員告訴我,他們櫃檯已經要關了,所以即使現在辦理也要等到明天了,我焦急的詢問有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幫忙一下,對方說只能用急件辦辦看了,當下當然毫不考慮的說 OK,即使要加錢都無所謂,否則可是還要出機場去找飯店過夜,而香港的飯店價錢可是驚人,還好那位承辦人員很客氣,幫了 Danielson 一個大忙,心裡真的是超級感恩的。

 

大約半小時後,我的簽證下來了,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從香港回廣州的最後一班火車已經結束了 (真的是晴天霹靂啊!!),我只好沒有選擇地搭公車一路從香港顛簸回廣州,公車可是要花上比火車久很多的時間,中間進入香港與中國邊界時,就會有公安上來檢查證件,等我回到廣州火車站時,已經是凌晨快三點了,回到公寓時,真的是累翻了,那次的經驗也是讓我有此生應該不會想再到中國想法的第一次燃點。

 

第二次讓我真的不想再到中國的燃點發生在 Danielson 去出入境管理局 (移民局) 辦理進澳門簽證的時候,當時的我不知道台灣護照可以免簽進澳門,因為有了廣州入境被拒的經驗,這次我就決定要直接去出入境管理局問清楚。我當時問了裡面的工作人員,如果我想去澳門,我需要在哪裡辦簽證? 那位 "同志" (沒錯,當地稱呼辦公人員為同志,第一次聽到我以為是台灣所謂的 "同志") 問我,我是持什麼護照的,我說台灣,他又問了一次 "哪裡?",我說台灣,他當下發火把我的護照丟在地上,並說了一句 "沒有這種東西",我當下傻眼,因為我就只有一本台灣護照,我也沒有中國護照,那你是要我怎麼回答,那位同志的態度再次燃起我此生應該不會想再次拜訪中國的念頭,而且那個想法更是堅定了,當下我只有一個想法,原來這就是所謂 "泱泱大國" 的風範,我無語了。

三度來香港

香港,我又回來了

萬萬沒想到,事隔兩個多月後,Danielson 在聖誕節前夕竟然有機會再次踏上香港的土地,這次是因為 Danielson 在夏威夷唸大學時的香港室友結婚,這樣的人生大日子,而我人又在不遠的廣州,怎能有人不到的任何藉口呢? 於是乎,我再次搭著火車到香港參加室友婚禮。從大學畢業後就沒機會見到這位室友,很開心趁著他完成終身大事的日子,有機會再次遇見他,而且當年唸大學時有很多香港的同學們,剛好也趁著這次機會,似乎來個小型的大學同學會。

巧遇桃園朋友

再次上演他鄉遇故知

在同學的婚禮上,除了遇見幾年不見,當時在夏威夷唸書的一些香港同學外,讓 Danielson最驚喜的是遇見了一位在桃園的老朋友,當年認識她時,她還只是個小學二,三年級的小女孩,後來他們移民到紐蘭去,沒想到再次見面竟然是在香港,而且她已經是位亭亭玉立的美女了。

 

為什麼會在香港遇到她,那是因為她當時也當了教會全部時間傳教士,剛好被召喚到香港服務,而最後一個地方剛好就在 Danielson 大學香港室友參加聚會的支會,當她叫我名字時,我差點認不出來她來,而且她當時再一個星期就要結束傳教士的生活了,當下的偶遇真的是太令人開心了。這個世界真的也太小了吧,沒想到在香港 "他鄉遇故知" 的戲碼也在 Danielson 身上再次上演,而且還不只一次,只能說 "緣份" 真的是件很奇妙的事情。真的感謝大學室友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再次見到多年不見來自同家鄉的好友。

他鄉遇故知戲碼尚未結束

廣州的他鄉遇故知戲碼一路演到香港來,而且這樣的戲碼還沒結束,就在隔天聖誕夜當天,Danielson 又在銅鑼灣遇見了另一位 2005 年在哥本哈根當交換學生的美籍華裔學生,說真的,可以再更巧一點吧 (幾乎要大聲唱出世界真是小小小這首兒歌了) 但說也奇怪,怎麼感覺人到了異鄉後,反而比在台灣更容易遇見熟識的朋友呢?

聖誕烤肉趴

大學同學聚會慶聖誕

當年無法回哥本哈根與在丹麥的家人共渡聖誕節,也無法回台灣與家人朋友們聚會,那麼既然人剛好在香港,而在大學室友婚禮上又遇見了許多當年一起在夏威夷唸大學的同學們,於是 Danielson 就被熱情的同學邀請到某位同學家裡參加聖誕烤肉聚餐,使 Danielson 一個人在香港的聖誕節不至於太孤單,那年的聖誕節也成了一個難忘的聖誕節。

香港真的不是只有高樓大廈

原來香港也有自然山水

同學的家在屬於比較郊區的地方,來到同學家之前,印象裡的香港真的就只是個熱鬧繁華的都市,比台北更擁擠的高樓大廈建築遍滿香港島,真的不知道原來香港也有這麼美的自然山水,也不敢相信香港有這樣淳樸美麗的小鎮,這真的是打破了 Danielson 對香港既有的主觀印象,也讓我開了眼界,原來旅遊它真的是一本最好的教科書,也難怪我們會說 "讀萬捲書不如行萬里路"。

風華不再的香港

只能回憶的香港

近年來,因為中國政府沒有遵守保有香港五十年不變得民主生活價值,讓香港人開始對自己所生活的那塊土地感到不安,而從雨傘學運,反送中抗議遊行,到最近的港版國安法通過,更是讓香港這顆 "東方之珠" 漸漸黯淡了,也讓香港昔日的榮景不再,更讓香港失去了最重要的民主與自由,今後台灣人民連轉機應該都不太會選擇經過香港,這也讓台港之間過去各方面的頻繁交流可能會從此切斷。

 

雖然已經很久沒有去香港,也可能不會再有機會去香港,但 Danielson 很慶幸自己在過去有機會拜訪香港三次,從此也只能把這些對香港的殘破記憶留在回憶裡了。

童話王國丹麥-這幸福快樂的國度教會了我真正的生活,在這生活的歲月裡,我努力去學習過生活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