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婦狼狽出巡記

關於時間觀念

沙烏地阿拉伯
2020/06/12

阿拉伯人是游牧民族,這一點很多人都知道。

我對遊牧民族沒有什麼研究,但是如果你問我對阿拉伯這個游牧民族有什麼印象?

好戰,愛飆車,沒有時間觀念,絕對在前三名。

今天我們就來討論一下時間這件事。

還記得高中時住在美國姑媽姑丈家,姑丈是一個非常嚴格的長輩。

要能夠得到他的允許出門已經非常困難了,若是真的有機會出去,絕對不可能發生遲到這種事。

高三那年,學校辦了一場畢業舞會。畢業舞會對於大多數高三學生們而言,無疑是個跟死黨們徹夜狂歡的好機會。

「妳如果想去舞會,九點就得回家。」

『可是舞會八點才開始...』

「那不甘我的事,不然妳就不要去。」

後來因為我們這群好朋友裡面有人化妝弄的比較晚,又碰上塞車,結果我們一行人抵達舞會現場時,已經超過九點了。

只見姑丈雙手抱胸,板著臉站在門口,等著要載我回家。

「姑丈好,我是跪婦的舞伴,我叫...」

『我不管你叫什麼。回家去!』

挽著我手的舞伴連話都沒機會說完,下巴都快被姑丈嚇到胯下了。同校的男孩子都聽說過姑丈的可怕,沒人敢當我的舞伴,所以他是哥兒們從隔壁學校拉來的。結果可憐的他,付錢買票送花訂禮車,不僅連一場舞都沒跳到,最後還被我姑丈嚇到三十歲了還在做惡夢。

從這件小事,不難窺探到姑丈對於準時的要求極高。也因為如此,我從小就對時間非常敏感。別人說幾點到,我絕對只會提早。就算是有小孩了,我也幾乎很少遲到過。

結果來到阿拉伯,我發現這裡非常適合修身養性。因為阿拉伯行事做風就是四個字,「豪放不羈」。控制慾強的我來到這個國家,手裡牽著無數隻嚮往自由的野獸試圖奔向四方。我若是學不會放手,自己恐怕只會被五馬分屍。

畢業舞會沒有照片可以看,只好獻上尷尬的高中畢業照(臉圓的是我)。想去德州的捧油們,身材要有變成德州尺寸的準備,因為所有的食物都是 Texas-size

 

關於禱告

搬到阿拉伯之後我發現,要做什麼都要先看好現在是不是禱告時段。

這裡的女人要出門也很不方便,還好金絲雀社區每天都很貼心的為我們安排購物專車。同樣是去百貨公司,但是一天只有兩班。早上九點,和晚上六點。

剛剛搬來的時候我無法理解,下午為什麼沒有專車?後來我才發現,有專車也沒用啊,下午很多店家根本就不開門的。因為這邊的店家在禱告的時段禁止營業,而伊斯蘭教徒一天至少要禱告五次-清晨、中午、下午、黃昏,以及晚上。

所以店家到底幾點開門?我只能說,他們想開門就開門。在這邊連估狗的營業時間都不一定能相信,因為阿拉伯人嚮往自由的內心是不受任何限制的。他們開心的時候早上十點就開門,但是晚上才營業的店家也是大有人在。

沙烏地在 2017 年之前,還有一種很特殊的職業,叫宗教警察。他們負責確定禱告時段所有的店家都關上大門。宗教警察還會管行人的衣冠。女人沒穿黑袍,沒戴頭巾,男人褲子沒有過膝,甚至是黑人的澎澎捲頭他們都可以管。他若是剛好看你不順眼,還可以協同警察把你的居留證沒收,甚至送你入獄。

於是,在這裡逛街,一定要算好時間,才不會買到一半突然被踢出店家。外國人的手機裡幾乎都會有提醒禱告時間的 app,因為太陽運行軌跡的不同,每天禱告的時間都差幾分鐘。相較之下,當地人反而很隨遇而安。清真寺叫拜聲響起,大家就很自然地準備禱告。

沙烏地宗教警察的標誌,文末也有宗教警察的影片,拍攝地點就在金絲雀社區旁邊的百貨。雖然他們已經在 2017 年新王儲上位之後,就失去了原有的地位,不過誰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又會因為王室的權力遊戲,而東山再起。

 

跪婦狼狽出巡

無論在美國還是在台灣,逛街都是一種放鬆的方式。走走看看,不買東西當成是在運動也不錯。

然而在沙烏地,因為店家會隨時趕客人出門,讓逛街壓力變得好大。唯一的好處,是當小孩子吵著要做什麼的時候,我們可以說「呃哦,拜拜時間到了店家要關門了」,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們拉出門外。再不行,警察杯杯到處都是,拿來嚇小孩很好用(誤)。

我永遠記得五年前的某一天,我有過一次非常慘痛的逛街經驗。從此以後,我就再也不單獨帶孩子們去百貨公司了。

那一天,我和孩子們是搭早上 9:00 的交通車,打算等遊樂場開門,就讓他們進去消耗體力。我控制狂上身,早就算好讓孩子們玩到 11:00,時間很充裕,可以在 11:38 的禱告時段之前進餐廳。

結果 9:20 抵達百貨公司,我們才發現那天的遊樂場還沒開門(明明上次九點就營業啊)。我看到裡面有好幾個小姐正在以龜速來回走動,我問她們幾點開門,卻沒有人聽得懂英文。

最後遊樂場終於在十點多開門,我忍痛付了門票錢(一個小孩四百台幣),雖然進去玩不到一個小時就要準備衝到餐廳。

結果十一點一到,剛走到餐廳門口,兒子就說他要大便,我只好抱著兒子推著女兒衝去廁所。第一間→關門(裡面明明一堆人,擋住我的人沒說為什麼關,在這個國家我也已經學會,不是什麼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於是我繼續衝(這百貨公司超大,廁所與廁所間相隔有十幾個店家)。第二間→是男廁 (這邊連吃飯都要男女分開,廁所分這麼開也沒什麼好訝異的)。

終於第三間廁所可以進去,娘親已經軟手鐵腿,但兒子沒拉屎在我黑袍上我非常肛溫。你能想像整件黑袍聞起來像屎卻因為怕警察抓所以不得不繼續穿著嗎?

到了廁所,兒子蹲了五分鐘,只尿了幾滴放了個小屁。

『你的大便咧?』

兒子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我那一瞬間其實很想把他打趴到馬桶裡可是我忍住了。現下在餐廳關門前把兒子拎回去才是首要任務。女兒還在等我餵奶,如果趕不回去只能坐在餐廳門口聽她哭夭半小時。

於是,跪婦再次抱起兒子跑過半個百貨公司,衝進一家旋轉壽司店(一邊衝一邊沾沾自喜,還好我時間算很鬆才能給你這小子這樣搞)。走進餐廳正準備大快朵頤,才發現得意太早了。服務生說,禱告期間不能點菜,除了轉盤上面那些快乾掉的生魚片外,我們只能喝味增湯等禱告結束。

就這樣,快餓死的跪婦一邊餵女兒奶一邊撈味增湯裡的豆腐海帶餵兒子。雖然很想哭,卻還是一直安慰自己,至少兒子女兒都乖乖的讓我可以坐在這裡喘口氣。也就認命的享受這難得的安靜。

誰知道,吃掉半碗味增湯的兒子又跟我說,

『媽媽,我想 poo poo…』(天欲亡我!!!)

我轉過身,餐廳裡除了我們,一個人都沒有。服務生們早已經把門都鎖起來。現在哪怕是失火了,我們都出不了這個餐廳。

還好後來兒子很爭氣的打落牙齒和屎吞,硬是給他憋到服務生過來幫我們開門,於是我們再次上演跪婦出巡,這次也終於造屎成功。

當天吃完午餐的原定計畫是,孩子們應該會被操到可以直接午睡,媽媽我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背著/推著兩隻沉睡的天使好好的逛街(天知道我比他們累)。

然而殘酷的事實是,絕大多數的店家都在十一點多的禱告時段之後直接進入午休狀態...於是我就這樣在偌大的安靜的百貨公司裡,晃到書生下班載我回家..........(然後店家到傍晚才慢慢的開始營業)

我永遠記得 2015 年的沙烏地阿拉伯,雖然找不到金蘭醬油,但是我巧遇了都敏俊教授。

結語

多年之後回憶起那一次跪婦狼狽出巡,我必須承認我倒楣的成份真的居多。

幾年之後,餐廳已經逐漸開放禱告時段可以點餐。只是店家要開不開的態度還是一直存在,或許這真的是遊牧民族的天性使然。

隨著宗教警察的失勢,我們這些外國人都偷偷的期待拜拜時段還是可以讓店家繼續營業。畢竟一天要這樣分成好幾段真的很沒效率。

可是說真的,效率一直都不是阿拉伯人急於追求的吧。對於他們而言,在這蒼茫的大漠中,與族人們笑談,尋覓著心靈綠洲,才是游牧者的精神所在。他們熱愛生命,輕視死亡,時間在這滾滾黃沙中,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老天如果給我們一顆檸檬,我們就把它變成檸檬汁吧!

最新評論

  • Jimmy Liu
    Jimmy Liu
    臺灣

    真的是見識到截然不同的世界XD

    2020/06/18
  • Danielson
    Danielson
    臺灣

    也太隨性了吧

    2020/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