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人生大冒險

我的人生是從三十歲出走之後才真正開始的。

愛爾蘭
2020/06/07

<人生的上半場>

我在當時香港,是個很典型的都巿孩子︰草根之家,虎媽媽摧迫下,升上好中學,再考上好大學。但對世界認識很小,可以說是 (不太) 高分 (但十分) 低能。混沌地過了幾年大學生活,無心向學只顧失戀,但都能過關,考了個心理學學士。畢業後,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但知道自己不喜歡文件工作 ( 雖然人有點自閉) ,然後大路地當小學教師。二十八歲時思變,想考教育心理碩士,但失敗了。之後隔年再考(因為當時只有一所大學開辦課程,又隔年才招生一次),又失敗。眼看人生已走了一半 ( 當時認為六十已是人生尾聲的!),又仍是單身 (這個是重點!) 於是和有意出走的同事一起坐尾班車參加工作假期到愛爾蘭。本來打算半年後就回香港去,怎料,半年以後,心意改變,決定再待下去。

 

<我要留在愛爾蘭︰失敗挫敗然後又落空>

工作假期的後半年,我利用自己在香港的教學經驗及特殊教育資格,找到一間特殊教育中心導師的工作,專教一些有自閉症的小朋友。那裏的工作讓我大開眼界,有自豪有挫敗 ( 挫敗感多一點!其實有好幾年我真的時常感到挫敗)。十個月過去了,但還想再多待在愛爾蘭。於是,我努力的去找教育工作,因為我知道我自己只可以靠政府學校的教育工作才有足夠條件申請工作簽證。那時是個互聯網、打印機不是外來租客家中必需品的年代,到電腦中心或圖書館借用電腦上網尋工是理所當然的。

 

這樣進進出出首都都柏林巿中心的電腦中心 ( 相信現在都應全部結業關門了 ) 不知多少遍,也真的去過幾次面試 ( 又是非常挫敗 ) ,就在差不多要離開的時候,竟然意料之外地得到一份在政府學校當特殊教師的一年工作合約!面試時,我沒有坦白告知要辦理工作簽證才能合法在愛爾蘭工作,到校長打電話通知我被取錄時,我才怯懦地相告。當時工作簽是可以以個人名義申請的,我就告訴校長,我可以自己去辦理工作簽,只要她提供一些資料就行了( 對,一切交給我吧!校長!) 。可能校長真找不到人吧 ( 當時在愛爾蘭有特殊教育訓練的老師不多 ),她同意讓我去辦工作簽證。

在將工作簽證的申請文件寄出後,我就出發到意大利旅行了。校長還祝我旅途愉快。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我答應校長會自己辦妥工作簽,當時教師工作還不用通過巿場測試,所以以為可以自己搞掂。在歐遊時撥了幾通電話到辦簽證的政府部門,他們要學校發廣告招人的證明。我向校長要了,校長超好人,還笑著跟我結束對話,一點不嫌我煩。把廣告證明交了後,電話裏移民局職員非常不耐煩說︰怎麼是你跟我們聯絡?要校長跟她談。校長答應跟他們撥個電話。

以為一切應該好辦,但等了又等,人都歐遊回港了,工作簽證都沒發下來。眼看快到九月要開學了,我跟校長說好會嘗試回愛爾蘭辦理工作簽證,中途轉機被英國以沒有工作簽證為由拘留機場然後遣返香港 ( 又另一個故事 ) !

當時其實父親有病,簽證又不順,可能是神給我時間以跟父親多相處。回港以後,我跟校長說聲抱歉,請她再招人,因為不想九月開課學生沒有老師。校長說她實在找不到人,但我也無奈地只能說句對不起。

回想當年,或許,不能當一班六個自閉學生的教師也是一件美事。我當時雖是有訓練,也有一定經驗,但從未在愛爾蘭政府學校工作過,英語又不是母語,人又不夠自信,如果真當了教師,要處理六個學生跟兩個愛爾蘭助教,加上各林林種種的大小行政事務、聯絡家長等,或許真未是時候。

 

回香港以後,心裡還是念着要回愛爾蘭。在香港的一年間,跟愛爾蘭的教師註冊部門 ( The Teaching Council,獨立於政府的組織 ) 以電郵往還週旋多時,企圖以香港的教師訓練拿個愛爾蘭教師註冊牌照。當我發現機會很微的時候,我開始查找在愛爾蘭進修的資料。愛爾蘭的小學教育課程,都要你高中公開考試愛爾蘭語合格,那當然沒有可能。仔細閱讀,原來他們認可蒙特梭利 ( Montessori ) 的教育學位,修讀此學位的可以註冊成為小學教師,在特殊教育學校或主流學校的自閉症班房 ( ASD class ) 教學,又或者可以在主流學校當學習支援教師,幫助學習上有需要額外支援的學生。

在愛爾蘭有兩所專上學院教授蒙特梭利學位課程,一所是源於美國的AMI,相信所有蒙特梭利的教師都會認識。另一所是St. Nicholas,起源於英國倫敦。我選了後者,主要是因為學費較便宜,當時還沒有海外留學生價格,本地生跟外地生收費還是相同的!

就這樣,我與蒙特梭利結了緣。未報讀學位以前,我在網上讀了一些資枓,大概了解這是一種怎樣的教學法。當時已很認同意大利蒙特梭利博士對教學的見解,其最大重點,就是我們現在常說的︰Follow the child。她設計的教學工具,就讓孩子自己去發掘知識。

未讀已喜歡。2008年的8月,我飛回愛爾蘭,經過一個很簡單的面試和筆試,我就入讀了St. Nicholas Montessori College Ireland,當時連一般的國際英語水平測試都不用考 ( 現在學院收生已較緊,海外生要考托福之類,也要交海外生學費 )。學院位於都柏林有錢人區的沿海小鎮Dun Laoghaire裏,但就只是一所房屋,內裏有點簡陋,學生人數也不多。 ( 或許我應該重遊舊地,走走看看。 )

三十幾歲,重過校園生活,一點不浪漫。當時正值愛爾蘭經濟衰退,好時光已過。那幾年,是我 ( 暫時 ) 人生中最難涯的幾年,但又是發現自己 ( 多一點 )、學習很多的日子。當時父親過世我也不在他身邊。是我人生唯一的悔憾。

終於註冊成當地教師了囉!

 

<我是游魚>

然而,日子雖苦,但我感到無比的自由。因為我沒有了社會角色的枷鎖,真正面對真實的自己。我看到自己在不同情況的不同決定、做法。有時我怯懦,有時我勇猛。有時我道德,有時我缺德。我看到自己的軟弱,也看到自己原來可以捱過 ( 靠著主的恩典,家人朋友的支持和幫助 ) 。

人生在世,無形的枷鎖已可以令我們心不自由。我們怕令人失望,怕得失人,怕這怕那,慢慢我們忘掉了自己的真象 ( 或從未能好好發掘 ) 。而我相信,認識自己是我們的人生任務。

當時間中有一個差不到的夢重覆出現︰我夢見自己從高處墮下 ,我很害怕,但我記得自己其實會飛,我努力嘗試飛,卻怎樣都不可以張開那不存在的翅膀。就在要到地跌得粉身碎骨的那一剎,我飛起來了,不用翅膀,我好像游魚那般飛到天上,快樂無比。

 

<又好幾個轉折︰安心繼續走>

成為當地註冊教師以後,有幸有僱主過五關斬六將替我弄妥工作簽。工作簽一年以後,好僱主將離開,而我跟另一僱主不咬弦 ( 又是好多個故事 ),覺得不可以因工作簽的緣故忍氣吞聲,就辭職不幹了。

我開始找律師協助,亦找同事替我寫人情信。另一方面,我也作兩手準備,開始研究到落後地方教學或者回香港。就在這時候,我跟已經認識幾年的意大利朋友又再走近,他對我的好令我很感動。

在落難時人就特蠢,我本身巳笨,當時更鈍,就這樣,我就被騙了。

之後我們有了個小寶寶,又之後,我找到在沙地亞拉伯的行為治療師的工作,工作四年以後,又再次回到愛爾蘭。搬進了一所百年老屋 ( 資金有限嘛!),成了一個愛爾蘭鄉里人。人生四十又重新開始。現在在一所特殊學校的任代課老師,很快就加入失業大軍。但人生訓練有素,知道這次會跟以往一樣捱得過,人不是很慌。只希望疫症能快點過去,我有機會再代課,由代課再得轉常規聘約。

我們某年暑假回愛爾蘭看房子,驚喜發現這座位於山郊的百年老屋。

 

 

說完了我的故事,謝謝你讀到尾 ( 有沒有跳讀呀!?) 

下次就帶大家遊遊愛爾蘭的冷門美景。留意喇!

 

 

Life is when you are planning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