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哈克頭與紅脖子佬

關於歧視

美國
2020/06/01

那年我 14 歲,國中三年的英文成績平均下來,剛好在及格邊緣。因為某些家庭因素,我決定遠走高飛搬到德州的親戚家當小留學生。

想當然,英文程度這麼差的我,來到美國肯定形象大轉變。以前在台灣,老師都誤會我話多又聒噪,結果搬到美國的那一瞬間,我馬上脫胎換骨,成為嫻靜可人的乖乖牌。老師不叫我,我絕對不說話。老師如果叫我,我更不敢說話。

德州公立高中的老師們,似乎也對我這種英文不好的學生習慣了。明明我上課什麼都聽不懂,考試還要用翻譯機逐字查到最後,那一年,卻因為老師們氾濫的同情心,我得以低空略過。

高一的某一天,歷史老師說我們有一個小組作業,需要上台報告。想當然,班上沒有一個人願意和我同組。

「沒關係,妳自己做報告好了,盡力而為」

就算再怎麼樣神經大條,我還是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我的格格不入,還有同學們的議論紛紛。

幾天之後,是上台報告的日子。然而不管我已經在廁所鏡子前面練習多少次,站在台上的那一刻我還是全身發軟,結結巴巴。

我環視著全班,這些都不是我熟悉的膚色,我在他們的眼中更是奇怪的存在。

我的一頭黑髮,我的清湯掛麵,我的厚重眼鏡,我的瘦弱身材。

還有,我的結結巴巴。

當時坐在最後一排座位上的,是學校裡最搶眼最嚇人的那一群人。無論男孩還是女孩,他們都穿著超寬大的牛仔褲,臉上掛著好幾個鼻環,頭髮五顏六色,後來我才知道那種髮型叫做 mohawk(摩哈克頭)。

 "Go back to your country!"

英文再爛,這句話我還是聽得懂的。我支支吾吾了幾句之後,老師終於看不下去了,請我下台,還不忘叫全班替我鼓掌。

下台的時候,我對著那群叫我滾回國的痞子們比兩個中指。

那天回家,我跟姑丈提起這件事,我說我想要把英文學好。姑丈叫我把字典跟翻譯機丟掉。還有,從此以後在家不准說中文。

姑丈也真的很認真,從那天起,他不僅把我的翻譯機跟字典都收走了,我只要一講中文,他還會假裝我不存在。

我好後悔找姑丈幫忙,尤其是夜深人靜我對著那些厚重課本發呆的時候。還好那時候身邊有一些很厲害的台灣朋友,他們功課都借我抄(無誤)。

總之,莫名其妙的,沒有字典也沒有翻譯機,好像也沒那麼糟糕。我找日本韓國和墨西哥朋友強迫自己用英文交談,對話彷彿騎腳踏車一樣,起頭最難,但是一旦轉順了,我發現原來不管中文還是英文我都可以一樣聒噪。

讓我緊張到挫賽的摩哈克頭(圖片來源:網路)

回想在美國的高中三年,我受到的歧視不僅如此。在那本來就不大的校園裡,我已經被定位成不受歡迎的 "loser", "nerd",因為同儕的壓力,沒有人敢跟我吃午餐。

美國的高中生涯,真的就跟電影裡演的一樣殘酷。有人會故意擋在我的置物櫃前面,有人會在走廊上遠遠對著我大叫 chink(一種歧視東方人的字眼)。

二十幾年前的德州,連一個像樣的中國城都沒有。我們幾個英文不好的異國人士只能靠在一起取暖,努力讓自己英文至少進步到可以跟老外幹架(誤)。

也許有些人會以為,當時歧視我英文不好的只有白人。其實無論是坐在最後面的摩哈克族,還是課業頂尖的華裔學生,甚至是幽默風趣的印籍學生會會長,還有某部分的台灣朋友。

當我在被取笑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我說話。

然而現在,我很感謝這段過去。因為他們激勵了我,我才有動力想要把英文學好。因為他們(也因為姑丈),幾年以後,我的英文已經沒有什麼外國口音了。只要有上台的機會,我都會爭取,我參加國際演講會(Toastmasters),我讀英文書,看英文電影。我不只是要求自己英文要好,我還想要融入美國文化。

因為我一直認為,要先徹底了解彼此,才能找到被接納的方法。

我的話多到演講比賽還得名

會寫這一篇,是因為最近美國發生了很多因為種族歧視而引發的暴動事件,讓我想起了這段過去。

美國德州有很多紅脖子佬,也可以說是鄉巴佬,英文就叫 rednecks。這個詞本身其實就帶有一些美國城市人對鄉下人的歧視。很多德州佬這輩子連護照都沒辦過,從來沒有離開過德州的他們,一輩子在鄉村長大。他們以為黃皮膚的都是書呆子,黑皮膚的都是奴役,老墨都是毒梟。

我在石油公司做採購的那幾年,身旁都是這樣的紅脖子佬。他們沒看過餃子,沒喝過珍奶。剛開始上班的時候,他們都以為我是一個開不起玩笑,嚴謹文靜的東方女性。

我打電話到油田裡跟鑽油工人們交涉,他們都可以嘻皮笑臉的跟我開玩笑。等到我出差與他們見到面的時候,他們卻不相信原來他們一直以來是在跟一個東方人工作。

有一次我在辦公桌上吃韭菜餃子,同事嚇到以為辦公室裡有死老鼠。

「什麼死老鼠,請你們不要侮辱我們偉大的餃子」

幾個月後,我帶著他們去中國城喝珍奶,開黃腔。

"These balls are yummy!"

"Duh, Asian balls are the best"

德州佬,其實只是一群面惡心善,一根腸子通到底的單純人種。

在石油公司的同事們,兩個德州男人,兩個墨西哥女人,還有我一個台灣人。我們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時間拉回現在的美國。

我並無意討論種族歧視這麼沈重的話題。我只是覺得這個被誤殺的 George Floyd 很可憐,竟然有這麼多人,拿著他的名義殺人放火。

那些抗爭的人說想要伸張正義,但是歧視會因為暴亂而化解嗎?又有多少人是真的為了正義而戰?

長大之後我慢慢了解,這個世界上豈止有種族歧視而已,種族之間的歧視,很多時候都是從個人對個人的歧視開始的,然後被政客放大,拿來成為引起紛端紛歧的武器。

有錢人對窮人的歧視。

美國人對伊斯蘭教徒的歧視。

阿拉伯人對外傭的歧視。

男人對女人的歧視。

女人對女人的歧視。

我們每一個人捫心自問,多少都對一些人事物存著刻板印象。只要不了解,就會有歧視。

我很想說,若是我們能夠好好花時間了解彼此,這世界就會美好許多,然而這未必也太過於理想主義。

我只能看著這些事件,自我反省。不斷提醒自己,跳脫刻板印象,多多從別人的角度思考。

無論是摩哈克頭,還是紅脖子佬,我都要謝謝你們曾經帶給我的考驗。

RIP George Floyd,希望你的犧牲,能讓這個世界看到的,不是只有暴動而已。

====

你必須知道的原委:「佛洛伊德之死」引發的騷亂: 宵禁令下 美國多地暴力不斷

 

如果我們能為弗洛伊德的死找到什麼意義,希望這些照片能夠永存於人民的記憶裡,願這背後不再是暴力與仇恨。

 

 

老天如果給我們一顆檸檬,我們就把它變成檸檬汁吧!

最新評論

  • 納卡希爾
    納卡希爾
    美國

    有機會希望再看到妳分享toastmasters 的經驗

    2020/06/02
  • 納卡希爾
    納卡希爾
    美國

    學習英文的過程很激勵

    2020/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