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婦,跪婦,與產婦

一些關於阿拉伯女人的事

沙烏地阿拉伯
2020/05/25

關於貴婦

 

很多人對於阿拉伯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這件事非常好奇。

 

我自己則是真心的佩服他們。

 

拿書生來說,他有我一個老婆就已經被囉嗦到很厭世了,到底四個老婆能拿來幹嘛?輪著用也還是會膩吧(而且才四個,又不像皇帝,後宮佳麗三千可以隨便換)(誤)

 

阿拉伯男人娶四個老婆據說還是有條件的,其中一項便是所有的東西都要平分,無論是時間還是金錢。

 

簡單點說,你買一台車給新老婆,其他三個老婆也要有一台。你的大老婆一個月零用錢五千,其他三個也不能多不能少。

 

至於時間這種東西就比較奇妙了,難道你今天跟小老婆滾三小時床,下次也要每個老婆都滾三個小時嗎?(突然有種蛋盡精絕的滄桑感)

 

到底是要把生活複雜到什麼程度。

 

不過說真的,在阿拉伯的這幾年,我碰到有四個老婆的阿拉伯人幾乎都是上一輩的。這一代的女孩子普遍受過教育,也比較懂得為自己爭取權利。很多時候在結婚前,女方會要求男方簽下一夫一妻制同意書,不簽就不嫁的概念。

 

所以,一夫多妻制在我的感覺裡已經沒有那麼普遍了,然而這跟我們接觸到的環境也許有很大的關係,畢竟傳統派的還是大有人在。

 

(偷偷說一句,我其實曾經偷偷幻想自己有一天能深入阿拉伯人家,體驗一下當寵妃的感覺,不過現下的我,應該打入冷宮當傭人比較有希望。)

 

說到傭人,就不能不提一下阿拉伯的房子了。剛搬到阿拉伯的時候我一直都覺得很好奇,這邊一棟房子有五六個寢室就算了,為什麼也要有五六間廁所?

 

後來我有個結論:因為刷廁所的不是阿拉伯人自己啊(大誤,其實是因為人多啦)

 

的確,因為阿拉伯家庭成員太多,勞工便宜,而且他們都養尊處優慣了,所以傭人,司機,甚至廚師,是每個阿拉伯家庭必備的。很多房子都會內建傭人房或司機房,就是為了方便僱主可以二十四小時操控他們,啊不是,我是說讓彼此保有自己的私密空間。雖然,房間跟廁所通常都小的可憐(差不多一張單人床的空間)。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服侍慣了,像我這種菲傭臉孔出門,常常會碰到阿拉伯女人對我頤指氣使。她們走在百貨公司也是霸氣十足,插隊都沒在客氣的。

 

不過當然啦,有禮貌的還是大有人在,或許是我自己臉長的太貧賤,才會被人當菲傭看待(笑)。

 

無法深入阿拉伯豪宅,我們就來看看豪宅的建築模型(這邊只有一樓,二樓來不及拍就被小孩拉走了)。

這是金絲雀社區蓋給阿拉伯人住的樓房,大家可以看到很多房間,整理起來非常累人。

 

跪婦

 

還記得在美國的時候,我跟一對結婚六十年的老夫妻提到我們即將搬到沙烏地。老公在美國國防部做了二十幾年,也曾經被外派到中東各國。

 

老公公語重心長的跟我說:

 

「搬到那種地方,我只能說,你們夫妻感情一定要堅定...」

 

我當時還覺得,搬到大陸才需要堅定吧?沙烏地這種地方天高皇帝遠,無聊沒極限,既沒電影院也找不到肉片,更不會有企圖成為二奶三奶的女人猛倒貼,到底有什麼好擔心的(而且只有阿拉伯本地人才能娶四個老婆啊)

 

搬過來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沙烏地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她這麼無聊,夫妻倆又沒地方逃啊!

 

電視上我們常常看到夫妻吵完架,某方會衝出家門,跑到酒吧裡借酒澆愁。

 

然而在沙烏地阿拉伯,根本就不可能上演這種劇情。沒有酒吧也沒有酒精就算了,女人往往跟老公吵完架,行李款好之後才發現,囧了,我又不能開車,而且就算半夜找的到司機,沒有老公辦出境許可我還是不能坐飛機遠走高飛啊!

 

於是每次吵完架只能躲到房間裡生悶氣,你說我們多壓抑。

 

儘管如此,我跟書生剛搬來的頭兩年,我們還是不時發生爭執。畢竟生產前後,又有兩個小小孩,爭執是很正常的。

 

可是我終於能夠了解老公公當初語重心長的那句話背後的含義了。

 

以前在美國,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我們還可以藉著工作,出差,跟親友喝咖啡聊天這些事情,讓自己分心。

 

甚至自己一個人開車去 Costco 透透氣也好。

 

搬來了阿拉伯,想要花錢,五年前網購還沒那麼成熟。想出門逛街,女人又不能開車。想喝咖啡,又沒有家人朋友(當時周遭認識的朋友都是書生的同事老婆,我們怎麼可能跟彼此聊家事?)

 

你能想像一個女人,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整天跟兩個孩子還有豬隊友菲傭關在家裡的模樣嗎?

 

別人的菲傭讓主人嬌貴,我的菲傭,卻只會讓我氣到下跪。

 

也難怪書生那段日子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戰戰兢兢的問我...

 

「老婆...今天...跟傭人在家...還好嗎?」

 

在他眼裡,我根本就已經化身成安娜貝爾了,更可怕的是,家裡明明有個安娜貝爾,書生還無處可逃。

 

我們剛搬到阿拉伯入住的第一個金絲雀社區。

阿拉伯的房子幾乎清一色都是這種色調,

我真心覺得是因為風沙太大,蓋成粉紅色的也沒用,因為一下子就被沙蓋住了啊。

 

產婦

 

還記得我在生老三的時候,唉唉叫到一半,隔壁也推進來了另外一個待產的媽媽。結果不到半個小時,那個媽媽就生完被推出去了。

 

書生在隔壁跟孩子的爸爸聊天。

 

「孩子是男生還是女生?」

 

『好像是男生』(好像是?)

 

「這是你們第一胎嗎?」

 

『噗,什麼第一胎,這我的第 19 個孩子了』

 

噗什麼噗,該噗的是我們吧?難怪她這麼快就被推出去了,我一直到現在都還是很好奇,她的下面到底是什麼模樣(大誤)

 

結語

 

說了那麼多廢話,結論到底是什麼?

 

無論住在阿拉伯的我們,究竟是貴婦或跪婦(只要不是產婦),身為女人,身為人,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受到尊重受到重視的吧。

 

住在阿拉伯的這幾年,我們聽過很多女性被當成附屬物的故事,卻也遇到很多把老婆捧在手掌心的阿拉伯男人。

 

所以阿拉伯男人真的都是沙豬嗎?這問題就跟問我台灣人是不是都愛吃魯肉飯一樣。

 

在國外生活久了,我反而需要一直提醒自己,不要以偏概全。不是所有的美國人都愛漢堡,也不是所有的阿拉伯人都是恐怖分子。我看到阿拉伯男人,還是會大方的直視對方,跟他握手,我還是會說說笑話,自娛娛人。有些男人能夠接受,甚至會覺得驚喜(因為他們眼中的東方女性是溫淑賢德的)。

 

但是也有傳統派的男人,會感覺到不自在,甚至皺眉,這時我也會尊重他,假裝自己是個良家婦女。

 

有時候我會覺得阿拉伯的女人很可憐,但是我知道我是在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他們現有的生活。或許她們一輩子被灌輸的觀念就是,這是一種幸福。

 

所以阿拉伯貴婦的生活究竟幸不幸福?那就要看她要的是什麼,而她的男人能不能給她了吧。

 

 

 

老天如果給我們一顆檸檬,我們就把它變成檸檬汁吧!

最新評論